岚喑

关注了就看看吧W
很有可能日常被收手机
自己不满意的文会被删掉
不要好奇为什么会少文
一只不靠谱的杂食疑似文手
混乱邪恶阵营了解一下
不怎么会生气
超喜欢动物W

>日常忘记更新
>日常混乱邪恶阵营
>死护犊子
>偏向肉食性动物
>请把我名字认对,第二个字念yin

第五同ID
bg,bl,gl都吃W

猎与兽(二)

目前裘前

有血腥

没被咬过的cake。

受到恐惧影响变得有些迟钝的脑袋才转动了起来。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一个肘击便直袭男人面部,在男人松手躲避的一瞬间就往酒吧方向跑去。

脑中不由得满是幼时看电视上播报cake遇到fox袭击时那即使处理过也仍能看得出当时惨状的模样。呼吸声加重,男人尾随其后,能够听见声音愈发接近。

“听说被抓到的cake有些会被fox直接扯碎吃掉……”

“啊?天啊,fox这么可怕的吗?怪不得只要发现就要隔离……”

低低的议论声在脑海里回响,那是威廉上初中时听见的窃窃私语。

巨力再次将威廉压倒在地,在威廉还未来得及再次反抗时,冰冷的尖利金属抵上了威廉的下颚。

“……别……”威廉打着颤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

身后的男人将他颈部的衣领扯开一些,直接狠狠一口咬下,威廉痛的不断颤抖,自嘴边溢出些痛苦的喘息,能感觉到肩膀被牙齿撕开了。

男人舔舐着他肩头的血,仿佛在品尝什么绝世美味一般,心情愉悦。

威廉不敢动,只是指尖收拢了起来,贴到手心时才发现指尖如此冰冷。

……会被杀了吗?

有些恍惚的想着,肩头的疼痛还未减弱,威廉听见身后的男人不满的‘啧’了一声,再次重重一口咬下。

“呜!……不……”温热的泪顺着脸颊划过,受到疼痛后的生理性泪水根本无法抑制。

巷子里回荡着细微的呜咽与衣料摩擦声。

半响,男人似乎是满足了,将威廉整个翻了过来,威廉一瞬间紧紧闭住了双眼,他听说过有些时候,没有看到脸也许还有活路。

男人将威廉的上衣撩起,与此同时,威廉感到刀刃贴在了自己胸口。“睁眼,小cake。”沙哑的声音响起,刀尖陷入了皮肤,染上了几丝殷红。

威廉在刀尖陷入的一瞬间便睁开了眼睛,入眼的红发男人正挂着如疯子一般的笑容在自己胸口拿着刀划着什么。

“啊!”威廉挣扎了起来,声音刚刚出口便被对方捂死,“闭嘴,好吵。”红发的男人并未停下刀。

…………

“完美。”男人舔舐着刀上的血迹,看着身下几乎脱力的cake。起身离开。“下次再见。”

威廉的视野被泪模糊,半响才费力的爬起,踉踉跄跄向酒吧走去。

…………

“天……”迷迷糊糊中似乎听见了艾米丽的声音,随后便是浓浓的药味,伤口传来刺痛。威廉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没事了……只是……”艾米丽看着威廉犹犹豫豫,半响举起了一张纸,上面写着“Joker”。

“这个词……那个fox刻在了你胸口。”

——。——。——

日益暴露本性(……)

改名为猎与兽

猎与兽(一)

主裘前(可能还有杰佣园医)

fork,cake梗,有私设更改

你如蛋糕般香甜诱人。

那香甜的气味萦绕上来,令人沉醉却又丧失理智。

这是一个特殊的社会,分为三种人:fox(狐狸),cake(蛋糕)和普通人。fox有比常人更灵敏的反应与嗅觉,较常人更有攻击性。cake的香甜气味在fox眼中会变得十分美味,会产生想吃的欲望。

cake,天生带有一种香甜气味,普通人会对其产生莫名的几丝好感,而在fox眼中是极其美味的“食物”。

fox被普通人和cake所警惕,因为有攻击性,而身为cake更是有被吃掉(真正意义上的吃)的危险。但fox和cake似乎并不受基因遗传的影响,所以fox除非自己暴露本性,其他根本无法确定。

“你好帅啊。”女孩趴在酒吧柜台上带着略微轻佻的笑容看着岁数并算不上大的男人,啊啊……这就是cake的魅力吧?自男人身上散发出微弱的香甜气味,加上本身的阳光气场,有种说不出的美好。

威廉正在擦拭酒杯,听见这话回头带着笑着回应她,“您很漂亮。”

不远处坐着的男人沉默不语喝着酒,那股飘散着的香甜气味将酒的香气完全盖了下去……这个cake不知道将自己的气味压一压吗?裘克将帽檐压下,扫视着这个cake,发现猎物让他不免兴奋了起来,他是fox。而这个cake香甜又毫不掩饰的气味分明是在引诱fox。

“哈哈,是吗?”回应着女孩的话,察觉到了露骨的视线,偏头看了过来,却只看见空的酒杯。

“她当时搭讪的时候吓我一跳……”威廉嘟嘟囔囔将杯子递给奈布,奈布接过后挨个摆放整齐。

“看你那个模样就知道了。”奈布笑了笑,接过杯子抬手时袖口隐隐约约露出绷带。

“……说起来……”威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今天感觉有人在一直盯着我看。”奈布停下手中的活回头看着他,又看了看周围,“多加小心,最近fox……有点猖狂。”

手臂的伤口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痛,奈布自然忘不了自己为什么会提前退役,那个fox……

“……你没事吧?”抬眸接触到威廉有些担心的视线,摇了摇头,“不,没事,只是最近真的要小心。”

“放心好了。”

威廉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奈布身上的血迹……仅仅胳膊上的刀痕和齿印就足以让人恐惧,也许在衣服遮蔽下还有更多。当时威廉拿出急救包慌慌张张的,最后还是把艾米丽叫了过来才把伤口包扎好。在这期间奈布不断重复着不要去医院,艾米丽赶到后给伤口做了消毒,然后用绷带一圈圈裹了起来。

“……是同类。”艾米丽皱了皱眉,“也是cake。估计是fox弄的。”

“我还从来没有遇见过fox……”威廉看着奈布胳膊上的绷带打了个寒战,“他还好吗?”

“伤口已经消毒了,勤换绷带静养就好了。”艾米丽打量着奈布。“我想,我还好。”在伤口消毒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奈布回应了一句。

最后为了安全,奈布留了下来,但他下意识的习惯性举动都很……奇怪。在听见什么响动就会极快的伸手探向后腰——像是在摸什么东西,但他腰后什么都没有。

过了一段时间后,奈布才说自己曾经在军队里呆过。

…………回忆结束,发现自己买的汽水又喝光了。

“我下楼去买个东西。”威廉换了衣服挥挥手便出去了。跟店老板打趣几句后,提着东西走在巷子中,周围回荡着脚步声。

……巷子的回音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不对。

身后有个人。

瞬间的恐惧感将威廉牢牢抓住,下意识的加快脚步,但身后的脚步也随之加快。

不远了,不远了。威廉几乎是跑了起来。

被一股巨力拽住衣领按在墙壁上,红发的男人偏头打量着他,突然笑了。

“是块还没被咬过的cake啊。”

——。——。——

应该还有杰佣和园医

乌拉ヽ(≧Д≦)ノ(???)

今天我开一波新坑……cp暂定裘前杰佣


翻了翻自己的备忘录,发现自己是个地下车库(……)

不写了不写了不写了,下次开新坑了,有可能哨向

迷踪(七)

吸血鬼狼人PA
主杰佣,园医
(六)
“我信仰着我的神。”菲欧娜盯着‘红蝶’将手探到背后给‘钥匙’打了个手势,‘钥匙’悄无声息的自菲欧娜背后溜走。
“那听起来可真是有趣。”‘红蝶’的扇子微微转动,扇柄上的流苏随着轻轻晃动。扇面并未将刀刃全部掩住,刀尖隐隐发着寒光。停顿半刻,扇面后传来女子的轻笑。“妾身很好奇,你背后的那个小东西去哪了?”
寒光在刹那间逼近,“走!”菲欧娜看见‘红蝶’姣好的面容在一瞬间变成狰狞的恶鬼。‘钥匙’尖啸一声,将海伦娜引向门。
—————
果然是恶趣味……吸血鬼都是这副模样吗?的确,只要在雾里,就对自己十分不利。奈布转动着耳朵,能听见不远处的厮杀声。雾应该是有范围的……缓缓后退将自己的后背贴在树上,入眼只能看见一片仿佛浓烟般的白雾,还有一个办法……奈布舔了舔自己的犬牙,为难得的对手感到些兴奋。
谁是猎物,还说不定啊。
奈布将手贴合在树上,暗暗使力,现在,只差个时机。
当雾刃再次袭来时,奈布将自己弹了出去,应该……是这!挥爪的一瞬间听见了碎裂声,看着那个身影后退几步,抬起头来再无笑意的面孔。
“面具,碎了。终于不装了?”奈布晃了晃手中的面具碎片,看见对方血红眸子的一瞬间便大约能感到杰克认真起来了,扔下碎片,准备迎战。
极快的身影掠过,只留下一抹影子。
—————
蝙蝠尖利的刺耳尖叫充斥城堡时,所有狼人几乎同时朝那边跑去。莱利看着里奥离去的背影,活动了一下手,在一侧的木门上划下一道印记。
当然只能去集合,不是吗?
薇拉刚刚赶到,刺耳的尖啸便传遍了城堡,“玛尔塔!这边!”玛尔塔很快反应过来,带着艾米丽向门口跑去。
“你们都不遵守约定……”艾玛袭向玛尔塔,被挡开后却笑了,“你们出不去的,血仆已经到了。”
被黑色袍子笼子着的一个个人影露出了殷红的眸子,不知何时已布满了房间周围。
“太危险了……”艾米丽在看见布满房间周围的人影时尾巴几乎绷直了,艾玛再次袭来时,艾米丽将玛尔塔护在了身后,她在赌。
艾玛的手在自己面前停下,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你就那么在乎他们吗?”艾玛突然笑了,“那么在乎他们,然后把我忘的一干二净?”
艾米丽能感到她很悲伤和愤怒,但怎么也记不清楚,似乎是在某个时候,有一双翠绿色的眸子模模糊糊……
房间外密密麻麻的人群突然缓缓散开了,一条路显了出来。‘灰烬’看着笑着的艾玛,沉默不语。“血仆,开始吧,留下她就好。”艾玛收起了笑脸,冷冷的看着他们。
人群突然开始动了,玛尔塔在一瞬间明白了为什么人群只是围着不动,他们在等攻击命令,血仆对吸血鬼忠心耿耿,绝对不会违抗命令,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
———。——。———
这次卡的时间是真的长。。。其他的我。。。争取

今天晚上有一局老白被管管演死了hhh
然后老白退出来去点直播
直直划下去就点了熊猫
然后飞快的点到战旗去,感觉表情不太自然,因为熊猫那里第一个是虚伪
emmm突然一口刀

迷踪(六)

吸血鬼狼人PA
主杰佣,园医
(五)

“……我并不记得自己怎么接触过吸血鬼。”
艾米丽被艾玛抓住双肩转过身来,看着突然贴近的血红色眸子一阵恶寒,几乎抑制不住本能。
艾玛似乎并没在意艾米丽竖起来的瞳孔,只是调节着呼吸,眸子颜色渐渐回归了翠绿,呼吸交融一般贴的更加近。“艾米丽……这双眼睛……你真的没印象吗?”
“……没有。”那双翠绿色的眸子似乎只能让艾米丽想起曾经那个小镇旁的绿荫,从中零零碎碎撒下些阳光。“我们……见过面?”艾米丽有些茫然,除去战场上,自己从未去主动接触过吸血鬼,更何况艾玛是纯血的女儿。
“圣火……”艾玛低喃着,眼里满是期待与悲伤,往事再次浮了上来。弥漫着的浓浓烟雾,几乎绝望一般的痛苦……和那个本应该是敌对的身影。
“……”艾米丽茫然的看着她。
“我当时以为我要死了……”艾玛歪头看着艾米丽,“温度都要消失了,你为什么会忘?”眸子颜色渐渐变了。
“喂……艾米丽,告诉我好不好,你为什么会忘了?”伸长的指甲卡在艾米丽的肩上,那双血红色的眸子更像是把掩盖了的本性全部撕开后的模样。
—————
玛尔塔听见声音赶到后看见的就是这一幕,毫不迟疑袭向对方颈部,在对方后退时趁机将艾米丽拽至身后,瞳孔竖起,狼耳绷直,发出低沉的吼声。
艾玛后退几步,瞥见玛尔塔将艾米丽护到身后,眼眸里的血红色更深了,她眯起眸子,铺天盖地的黑色蝙蝠凭空自她身边盘旋飞起,蝙蝠杂乱的刺耳尖叫几乎是在一瞬间传满了整个城堡。
“血仆,清除入侵者。”
下达指令,绝对执行。
—————
莱利向后退却,看着里奥一点点逼近,探出指甲的一瞬间,听见了城堡中回荡着的刺耳叫声。
莱利突然笑了,“你当然知道我不会一个人来,对吧?那么让我猜猜,他们是不是已经到了你的宝贝女儿艾玛那里?我觉得……你应该不想再失去什么了吧?”里奥的神色变了,几乎是瞬间向艾玛的方向移去。
“走好,老朋友。”莱利露出宛如狐狸一般的微笑,十分从容。
“你会死的,但不是现在。”嘶哑沉闷的声音留下了一句话。
—————
浓雾将奈布层层叠叠包围起来,周围几乎被奶白色笼罩,与空气中潮湿的气息混合着的呼呼风声带来厚重的不安。
风声自奈布身边划过,几乎是同一瞬间袭去,却只让浓雾散开了一个转瞬即逝的缺口。
速度更快了吗……奈布将身体压低,力量集中到腿部,好防备随时的进攻。
雾中传来笑声,带着捕食者打量猎物的玩味。血红色的眸子自雾中隐隐约约透出一瞬,又被浓雾遮掩起来。
“您能发现我吗?在我的主场里。”
————
黯淡无光的眸子引起了红蝶的注意,“你是看不见吗?”
“是的,”海伦娜并不慌张,耳朵转动着听着周围的风声,“但是风告诉我你很漂亮,至少,外表。”
菲欧娜将海伦娜护在身后,‘钥匙’瑟缩着躲在了菲欧娜背后。菲欧娜绝不会相信吸血鬼的公爵会过来与狼人进行什么亲切友好的交谈。对方眸子里藏着的杀意被外表的温柔包裹着,但扇子柄后藏着的尖利刀刃闪着寒光。
吸血鬼也会用武器吗?
红蝶将视线移到了菲欧娜身上,“角?”眉头皱起,“你是狼人?”
———。———。——
码死我了我的天,心情复杂
艾玛是黑芝麻汤圆,我记得我说过
杰克对奈布目前更像是对那种新奇的小动物产生了好奇
海伦娜的设定是感知极强,通过地面和微弱的风声都能够感受到周围的事物
菲欧娜的角是在狼耳后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