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喑

关注了就看看吧W
很有可能日常被收手机
自己不满意的文会被删掉,不要好奇为什么会少文
一只不靠谱的杂食疑似文手,混乱邪恶阵营了解一下。
不怎么会生气
超喜欢动物W

>日常忘记更新
>日常混乱邪恶阵营
>死护犊子
>偏向肉食性动物
>请把我名字认对,第二个字念yin

第五同ID
bg,bl,gl都吃W

创了个群
进来催更吗
让我看看我这辣鸡群里能不能过十个人
咕咕咕欢迎你(?)

问一下我今天能不能……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拿着数学书不务正业的日常

迷踪(六)

吸血鬼狼人PA
主杰佣,园医
(五)

“……我并不记得自己怎么接触过吸血鬼。”
艾米丽被艾玛抓住双肩转过身来,看着突然贴近的血红色眸子一阵恶寒,几乎抑制不住本能。
艾玛似乎并没在意艾米丽竖起来的瞳孔,只是调节着呼吸,眸子颜色渐渐回归了翠绿,呼吸交融一般贴的更加近。“艾米丽……这双眼睛……你真的没印象吗?”
“……没有。”那双翠绿色的眸子似乎只能让艾米丽想起曾经那个小镇旁的绿荫,从中零零碎碎撒下些阳光。“我们……见过面?”艾米丽有些茫然,除去战场上,自己从未去主动接触过吸血鬼,更何况艾玛是纯血的女儿。
“圣火……”艾玛低喃着,眼里满是期待与悲伤,往事再次浮了上来。弥漫着的浓浓烟雾,几乎绝望一般的痛苦……和那个本应该是敌对的身影。
“……”艾米丽茫然的看着她。
“我当时以为我要死了……”艾玛歪头看着艾米丽,“温度都要消失了,你为什么会忘?”眸子颜色渐渐变了。
“喂……艾米丽,告诉我好不好,你为什么会忘了?”伸长的指甲卡在艾米丽的肩上,那双血红色的眸子更像是把掩盖了的本性全部撕开后的模样。
—————
玛尔塔听见声音赶到后看见的就是这一幕,毫不迟疑袭向对方颈部,在对方后退时趁机将艾米丽拽至身后,瞳孔竖起,狼耳绷直,发出低沉的吼声。
艾玛后退几步,瞥见玛尔塔将艾米丽护到身后,眼眸里的血红色更深了,她眯起眸子,铺天盖地的黑色蝙蝠凭空自她身边盘旋飞起,蝙蝠杂乱的刺耳尖叫几乎是在一瞬间传满了整个城堡。
“血仆,清除入侵者。”
下达指令,绝对执行。
—————
莱利向后退却,看着里奥一点点逼近,探出指甲的一瞬间,听见了城堡中回荡着的刺耳叫声。
莱利突然笑了,“你当然知道我不会一个人来,对吧?那么让我猜猜,他们是不是已经到了你的宝贝女儿艾玛那里?我觉得……你应该不想再失去什么了吧?”里奥的神色变了,几乎是瞬间向艾玛的方向移去。
“走好,老朋友。”莱利露出宛如狐狸一般的微笑,十分从容。
“你会死的,但不是现在。”嘶哑沉闷的声音留下了一句话。
—————
浓雾将奈布层层叠叠包围起来,周围几乎被奶白色笼罩,与空气中潮湿的气息混合着的呼呼风声带来厚重的不安。
风声自奈布身边划过,几乎是同一瞬间袭去,却只让浓雾散开了一个转瞬即逝的缺口。
速度更快了吗……奈布将身体压低,力量集中到腿部,好防备随时的进攻。
雾中传来笑声,带着捕食者打量猎物的玩味。血红色的眸子自雾中隐隐约约透出一瞬,又被浓雾遮掩起来。
“您能发现我吗?在我的主场里。”
————
黯淡无光的眸子引起了红蝶的注意,“你是看不见吗?”
“是的,”海伦娜并不慌张,耳朵转动着听着周围的风声,“但是风告诉我你很漂亮,至少,外表。”
菲欧娜将海伦娜护在身后,‘钥匙’瑟缩着躲在了菲欧娜背后。菲欧娜绝不会相信吸血鬼的公爵会过来与狼人进行什么亲切友好的交谈。对方眸子里藏着的杀意被外表的温柔包裹着,但扇子柄后藏着的尖利刀刃闪着寒光。
吸血鬼也会用武器吗?
红蝶将视线移到了菲欧娜身上,“角?”眉头皱起,“你是狼人?”
———。———。——
码死我了我的天,心情复杂
艾玛是黑芝麻汤圆,我记得我说过
杰克对奈布目前更像是对那种新奇的小动物产生了好奇
海伦娜的设定是感知极强,通过地面和微弱的风声都能够感受到周围的事物
菲欧娜的角是在狼耳后面的

明天正式开始上学
恢复周更

迷踪(五)

吸血鬼狼人PA
主杰佣,园医
(四)

“看起来你对自己的天敌十分放松啊。”奈布的瞳孔竖了起来,微微呲出牙齿,空出来的那只手朝着杰克的脖颈袭去。
血红色的眸子一暗,伸出手来,尖利的指尖将奈布的手弹开,再次隐入雾中。
“啧,”奈布不满的撤开手,“公爵果然是公爵。”……目前还不清楚到底引来了几个……希望玛尔塔那边顺利。
“奈布!身后!”海伦娜的声音传来,奈布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回头狠狠一击。那个吸血鬼急忙退开,斜着看了海伦娜一眼,立刻化成蝙蝠飞上了天空。
“多谢。”奈布匆忙回头道谢。
菲欧娜正抱着‘钥匙’将海伦娜护在身后,“海伦娜说不谢,你应该更小心一点,还有……”声音压低了下来,“似乎过来了四个……”
……公爵一共五位,四位都在这个战场上,奈布惊出一身冷汗,努力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现在也只能期望玛尔塔那边一切顺利。
疯疯癫癫的笑声回荡在树林中,那张狂的身影仍未有丝毫收敛,即使这地形并不有利于他。
威廉几乎是贴着树在与‘小丑’周旋,刚刚换完没多久的绷带上映出殷红,瞳孔紧缩,狼耳不安的抖动着,吃力的抵御攻击。
雾从树林里弥漫开来,不知何时奈布便被笼罩起来,似乎形成了一个地域,而自己则是中心。
“……还真是,有点糟糕啊。”
雾的外围,菲欧娜正抱着‘钥匙’在树上安下一个个‘门’,同时带着海伦娜尽量远离人多的地方。
“啊呀,妾身似乎发现了一个小可爱。”即使扇子遮住了半张脸,也掩不住她的美貌,唇角微微勾起。“不知道可不可以陪妾身一会?”
“……你是‘红蝶’?”黯淡的蓝色眼眸看向了她,语气却是说不出的平静。
——————
“吸血鬼的地方真是阴森。”薇拉皱眉,“我们该从哪里进?”
“‘钥匙’绕着城堡飞了一圈,已经探好了大致位置,今晚的主力应该都在树林那边,相信守卫不会太严。”弗雷迪掏出图纸比划着,“那个窗口是通往杂物室。”
“你为什么会知道那个窗口通往杂物室?”克利切十分怀疑的盯着他。
“是‘钥匙’告诉菲欧娜,她又告诉我。”弗雷迪拿着图纸的手指不太自然的摩擦了几下,“我们行动要快,那边的时间不会太长。”
一个个自撬开的窗口进入,克利切把玩着手中细细的铁丝,将铁丝再次收了起来,脸上带着笑意。
“最好我们能分开找,”弗雷迪的耳尖抖了抖,声音压的很低,“这样效率会很高。‘钥匙’探过了,就在这一层。”
“好,那我和薇拉去那边,克利切和瑟维那边,弗雷迪……”
“我没问题,放心好了。”
确定人群散开后,弗雷迪呼了一口气,收起图纸,十分熟悉一般走到一个房门口,指尖擦过门,干净的一点灰尘都没有。“真是没变啊。”
“当然,不会变。”嘶哑的声音响起,弗雷迪的瞳孔竖了起来,缓慢转身,脸上带着笑意。
“没想到你还活着,里奥-贝克。”
“不然该怎么把你拉下地狱?我的老朋友。”
——————
艾米丽盯着星空,仿佛能感知到空气中焦躁不安的气氛,今晚注定会发生大事。
艾玛凑了过来,尖利的牙齿探出,将艾米丽抱住的同时,牙齿刺了进去。
“嘶……”艾米丽微微偏头,难得没有太大反应,短暂的相处也足够她摸清艾玛的性子,完完全全是个小孩子性格,目前的处境,惹她生气并不是什么好方法。
艾米丽将狼耳竖起来,缓缓转动着听着周围的声音,将注意力集中到远处的树林处——成千上万只蝙蝠与隐隐约约的狼嚎。
……如果自己能再小心一点就好了,艾米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自脖颈处被汲取,流入艾玛的胃中。艾玛微微有点苍白的脸色红润起来,除去这时她血红色的眸子,看起来愈发像人类了 。
“……我见过你吗?”艾米丽突然问道,脖颈处的吮吸声几乎是同时停了下来,牙齿自脖颈处分离,红色的血液自脖颈处流淌下来。
“……你真的,忘了我吗?”半响过后,艾玛才低低的说道,语气里满是失落。
——。——。——
说一些设定
吸血鬼可以化成蝙蝠飞走,纯种吸血鬼的眸子是血红色(其他吸血鬼只有在自己想变的时候才会变化)
狼人的爪子是可以收回去的(也就是变成正常的人手)在愤怒或者一定情况下瞳孔会竖起来(像猫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