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喑

关注了就看看吧W
很有可能日常被收手机×
第五人格同ID,盲女遛鬼了解一下,随缘翻车了解一下。
自己不满意的文会被删掉,不要好奇为什么会少文×
一只不靠谱的杂食疑似文手,混乱邪恶阵营了解一下。
脾气超级好,不怎么会生气,所以欢迎勾搭(。・ω・。)(来找我玩啊!)
超喜欢动物!(兽化什么的超级棒!)
日常忘记更新××)今天也在锻炼文笔×)今天也忘了自己其实是个文手×)
没错我就是给你们推文的×)

肉食性动物⊙▽⊙也喜欢萌萌的
凹凸比较喜欢瑞金嘉金雷安佩帕银帕什么的(比较喜欢意味着可能会产粮。。。总之避雷吧)
小英雄喜欢轰出和胜出(≧ω≦)
第五人格最喜欢杰佣W(最近在产粮边缘徘徊)
bg,bl,gl都吃W

第二个字念yin不是an!!!

是双×

迷踪(二)

吸血鬼狼人PA
主杰佣,园医
(一)
“是该叫你‘雾影’还是‘开膛手’?”奈布微微俯下身子,那是狼进攻的前兆。
“‘开膛手’?人类那边好像是这么叫我的,名字倒是不错。但你的话,叫我杰克就好。”面具遮掩着的面孔看不清表情,但大约能感觉到这家伙心情愉悦。
“在战场上告诉名字算是什么恶趣味?”奈布活动着狼爪,将状态调到最佳。试着尽快摆脱这家伙好去帮威廉一把,毕竟那个‘小丑’是个实实在在的疯子,难以预料他到底想干什么。
“因为你很有趣。”目光似乎是在打量自己,“看起来你想去帮你朋友,但您应该盯着我看,这是最起码的礼貌,不是吗?让我们好好玩一会。”雾重新聚在杰克身上,很快整个人都无影无踪。
但还在这附近,隐隐约约的气息在身边环绕,绝对不远。
奈布竖起狼耳,确保自己能够最大限度的接收周围声响,随即在雾刃快擦到自己时冲着旁边狠狠一击。
“啊啊,居然猜到了,分明是相反的方向啊,”身影从雾中散了出来,“是障碍还不够吗?”
雾刃刚刚擦着耳边划过,一条细微的裂痕出现在耳侧,奈布并不打算和敌人好好的谈些什么,在杰克从雾中散出来的一刹那就改变了攻击轨道,扯下一片黑袍的碎片。
“看起来你很在意你的同伴啊。”杰克的语气冷了下来,尖锐的指甲探出。
“怎么?自恋狂。”奈布挑衅一般的冲他晃晃手里的碎片。
“那不妨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面具隐隐透出纯种吸血鬼特有的血红色眸子,“我们特意分了一波去找了找你们的巢。”
特意分了一波?!
“啊,因为拒绝女士不符合一个绅士的形象,”杰克饶有兴趣的看着奈布的反应,“有个可爱的小家伙想要一匹狼放在家里养。”
“……你们对他们干了什么。”布料很轻易的碎裂开,落在地面上。
“只是……带走了一个而已,而目的已经达到了。”一只蝙蝠自杰克身边飞起,绕着整个战场飞了一圈。“也该回去了。”
与此同时,所有吸血鬼停下攻击,化成蝙蝠一起向远处的城堡飞去。
“啧,还没玩够啊”裘克甩掉指尖上的血,扫了一眼周围,不满的啧一声,随即化成蝙蝠跟上。
一群蝙蝠朝着城堡飞去,遮蔽了整个天空。
“奈布?!发生什么了?!”玛尔塔看见奈布快速穿过战场冲着营地直直奔去。
“威廉交给我就好。”菲欧娜冲玛尔塔点点头。
玛尔塔点头作为回应,很快跟上了那个身影,“怎么了?”
“营地,他们偷袭。”
——————————
“艾米丽,我能抱抱你吗?”艾玛看着微微俯下身体的艾米丽笑着问。
“抓我是为了什么,”艾米丽的狼尾平举起来,“我没什么利用价值。”
“因为我想见你啊,艾米丽。”艾玛笑嘻嘻的走近艾米丽,看着艾米丽不断向后退缩直到贴在墙上。
“滚开!”尖锐的狼牙自唇瓣中显露。
‘灰烬’沉默着看着这一切,但艾米丽明显感受的到从自己做出攻击动作后,那浓重的杀意。
————艾米丽毫不怀疑自己伤了这个小东西后便会被‘灰烬’撕碎。
“只是抱抱啊。”艾玛贴近艾米丽,双臂伸开抱住了浑身僵硬的她。“呜,好暖和。”
带着温度的鼻息蹭过艾米丽的脖颈,让她一瞬间因为本能向旁边狠狠咬去。
随即便被一股冲劲卡住脖颈压在了墙上,几乎动弹不得。
“爸爸!我没事!放开她!”耳边传来艾玛有些惊慌失措的声音,卡在脖颈处的手才缓慢松开。
强烈的窒息感终于散去,艾米丽贴着墙滑下,捂着脖颈痛苦的喘息着。
一只手出现在自己朦胧的视野前,恍惚着抬头,看见艾玛一脸歉意:“抱歉啊,艾米丽,我爸爸只是担心我。如果你乖一点就好了,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你将会在这开始新的生活。

————。———。————
人物性格会尽量贴近原设
其他求生者正在思考怎么弄进去并且改技能(技能硬伤)
园丁是黑的,那种白皮芝麻汤圆,了解一下。

《迷踪》(一)

吸血鬼狼人PA
主杰佣,园医

……不该出现在这的。艾米丽向后退缩,兽瞳发着光,瞳孔几乎缩成一条线,手已经变化成了尖锐的狼爪,一边威胁式的呲牙,一边摸索着退路。
————几小时前————
“玛尔塔,这次带谁?”奈布伸出胳膊让艾米丽换上新的绷带。尖锐的狼爪不停变化,显然是在紧张。
“如果可以,我希望艾米丽和海伦娜都别去了。”玛尔塔依在树上,“这次很危险,我怀疑那些伯爵都会出来。”
“但你们如果受伤会很糟糕,”幸运儿自草药中抬起头来,尾巴绷直。“如果伯爵都会出来,营地也会很危险。”
“我这辈子都不想再遇见‘小丑’那个疯疯癫癫的家伙,”威廉呲着牙,瞳孔都缩了起来。“那家伙就是个疯子。”
“……等等,”艾米丽给绷带打上一个结实的结,抬起头来,“我只担心你们会遇见‘雾影’,那家伙,踪迹太难感应了,而且,似乎是一直在针对奈布。”
“针对我?”奈布皱眉,却并没有反驳。的确,每次都会准确的对上那家伙。
“你们有听过一个传闻吗?人类那边的,”幸运儿竖起狼耳,偏向大家,“人类那边叫他‘开膛手’,因为他会拿走受害者的器官,但是他只对感兴趣的人下手。”
“听起来真恶心。”奈布晃了晃手腕,确定绷带不会散开后便站起了身,“玛尔塔,威廉,我,菲欧娜,足够了。”
“艾米丽,你得留下来,因为这次会很危险,虽然我们不能保障营地绝对安全,但是那些伯爵不会过来。还有,海伦娜需要你照顾。”玛尔塔注视着艾米丽。
“……好。”艾米丽点点头,“但别逞强。”
遥远的狼啸传来,是集结号令。
“保重!”奈布率先化成一匹狼窜了出去,玛尔塔和威廉紧随其后,菲欧娜冲着艾米丽点点头,便跟了上去。
——————
隐隐约约的血腥味,艾米丽下意识的把海伦娜护在身后,看着一个同类被撕裂,艾米丽愤怒的低声咆哮,却并没有前进一步,死死护着身后的人。
不妙,不妙……分了一波人来袭击……
心头的不安越发强烈。这种阵营,绝对会有一个首领,不,别是我想的那样。
海伦娜贴在自己身后,低声说道:“他们被冲散了,有个……很危险的家伙,在正前方。”
黑袍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宽大的袍子也掩不住脸上被圣火烧伤的痕迹。
“‘灰烬’……”艾米丽低喃,“该死的……”尖锐的狼爪变化出来,“幸运儿,等会带着海伦娜跑,她知道路。”
“……什……什么?”
“跑!”
艾米丽冲向那个身影,心里想着多拖一点时间就好,只要让他们离开就好。旁边的吸血鬼却都没有动静,似乎是在……等待自己过去。
像是要证实她的话一样,‘灰烬’移到了她身后,然后抓住了她的脖颈。目标……居然是自己?
周围景色迅速变化,艾米丽直接被甩在了一个房间里。——是‘灰烬’的位移。
能嗅到吸血鬼的气味,令人厌恶。艾米丽搞不懂他想干什么,只是绷紧身体随时打算进攻。
房间的门却开了,钻进来一个小家伙,冲过去一把抱住了‘灰烬’,“谢谢爸爸!”与自己个头差不多的小家伙偏头看向自己,翠绿色的眸子很亮,“艾米丽,终于又见到你了。”
……又?终于?即使那个孩子长得再像人类,狼人的嗅觉也不会欺骗自己,那绝对是个吸血鬼。
“艾米丽,住在这里就好了,我不会伤害你的,这是我的房间。”看着艾米丽一脸警惕的模样,那小家伙很受伤,“你不记得我了。我叫艾玛.伍兹,叫我艾玛就好。”
——————
奈布撕裂开一个吸血鬼的肩膀,看那个家伙捂着肩膀快速退缩,冲上去给了他了结。随后便听见威廉的喊声。
“滚开!疯子!”张狂的红色身影与其他披着黑袍的吸血鬼完全不同,步步紧逼贴着脸攻击,同时发出疯狂的笑声。
奈布立刻向威廉身边赶去,但一道雾擦着肩膀而过,撕开了一些皮毛。
“您应该看着我,”高挑的身影自雾中散出,一身黑色的燕尾服笼罩在黑袍中。“不是吗?”
“……啧。”
____。__。_____
监管者集体吸血鬼
求生者集体狼人
有些角色不一定会写进去
园丁已加入监管者阵营(×)

喜欢半夜码字发文我这辣鸡习惯怕不是改不了了

《血色玫瑰》(下)(杰佣)

血色玫瑰(下)
—有车
—微暴力倾向

享用美餐时应该做点什么?
餐桌礼仪?哦,当然,不过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抱着怀里浸着血腥味却还在挣扎的人,杰克愉悦的哼着小曲。
…………

奈布搞不清楚这个表面绅士的疯子到底是想干什么,强行把自己按在浴缸清洗干净,随后又拿出药品和绷带……
十分怪诞的场景,没了面具遮掩的骨质面部,刚刚换成人绝对是致命一击的一刀居然没有在他面部留下一点痕迹。
这家伙……是个十足的怪物。
奈布冷冷盯着他把药涂抹在自己肩膀处,既然说失败的代价是永远留下,那么这个家伙不会杀了自己。绷带一圈圈缠上肩膀,包扎后的样子有点说不出的精致。
再次被抱起来,奈布伸出没有受伤的胳膊,完全不顾再次撕裂伤口的危险,冲着杰克的脸上又一次肘击。

滴滴滴滴

——————
最近又有一个感觉不错的脑洞,大约会开新坑W

《血色玫瑰》(上)(杰佣)

—杰佣
—有血腥暴力倾向

看看,多么美妙的伤痕,苍白的手指抚摸着这新伤旧伤重叠的皮肤,爪刃贴了上去,很轻的划下一道新的痕迹,殷红的液体自皮肤中一点点溢出,像极了杯中的红酒,这么想着,拿出高脚杯一滴不漏的接住了全部,慢慢的品尝完,放下还残留着红色痕迹的杯子,却发现那个人在微微发抖。
“别害怕,”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用着对待自己情人的语气。苍白冰冷的手向着他伸出,把爪刃掩在身后,做出英伦绅士般的邀请。“现在,能请您跳支舞吗?”

“哈……”即使被铁链束缚,也依然抬起那双蓝色的眸子厌恶的盯着他,“疯子,你又想干什么?”
“我亲爱的奈布,只是……”脖颈上的锁链被解开,杰克抱起奈布,“想邀你跳支舞而已。”果不其然的一个肘击砸在了面具上,杰克愣了一下,突然开始笑。随后直接把怀里的人摔在了床上。
奈布快速翻身向床下滚去,随后冰冷的金属爪刃贴着皮肤把脖颈处牢牢卡住,爪刃很锋利,新的伤痕出现在皮肤上。紧接着一个膝击朝着杰克腹部狠狠来了一下,爪刃却并无动摇。
耳边传来低低的笑声,奈布却一点都笑不出来,意识到自己再次失败,干脆露出嘲讽的表情,用有些沙哑的声音来表示自己的厌恶。
“呵,所谓的绅士,原来就会这一下吗?”奈布伸出手扣住那只卡在自己脖颈处苍白冰冷的手腕,逐渐加力,“除了把人牢牢锁在这地方,还有你这拼接出来的,小猫爪子?”最后四个字被刻意压低,又说的极其缓慢,满满当当的嘲讽。
另一只冰冷的手附上了奈布的脸颊,被极其厌恶的躲闪开。那只手顿了顿,十分自然的拽过锁链,再次扣上他的脖颈。
“看起来,您似乎是在挑衅我。”杰克整理着衣服,活动着的爪刃闪着金属光泽,面具遮掩着他的脸,看不见表情,“为了不让您太失望,今晚我们来玩场游戏如何?”
奈布只是冷冷的盯着他,并不期望这疯子提出什么好主意。
“只是场躲猫猫,回忆一下童年不是很好吗?”杰克顿了顿,语气微微上扬,“当然,如果您赢了,您就可以离开。”
“规则,还有条件。”曾经作为雇佣兵的习性,了解任务是否值得自己去做,又有多少风险,已经成为习惯。
“规则?只要您能走出这个——庄园。当然,如果您输了,就要永远留下。”
“成交。”奈布清楚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自己并不太清楚这座庄园的结构,只是杰克带自己回来时隐隐约约记住了大门的位置。但这是一个赌,也是唯一的选择。
————————
奈布蹲在餐厅的长桌下,手里握着自己的刀,的确没想到,那疯子把自己的刀还了回来,他到底是有多自信?
奈布压低气息顺着墙角快速移动,整个庄园空荡荡的不可思议,似乎不像是有活人存在的地方。被自己的想法恶心到,皱了皱眉,脑海中快速回想起那天看见的物件,极快的编制出一条路线来。
阴暗压抑的庄园让雇佣兵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厌恶感与战场上几乎一致,脑海里构思出路线的一瞬间身体就开始了行动。
太安静了,路线已经过半,但心中的不安感越发强烈,难以忽视。
奈布突然停下了,身后隐约闪过的气息让他毫不犹豫抓紧刀向身后刺去,用了全力的廓尔咯弯刀砍去一个人的头颅绰绰有余,刀果然如预期一般凿开了那副面具,可随即便再也无法深入。
面具碎裂开来,露出了那张根本算不上人的‘脸’,仿佛骷髅一般的面孔。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爪刃十分迅速的将自己钉在了墙上,肩膀传来刺痛,扯到曾经伤口处的痛苦让奈布下意识喊出了声。
“啊啊……”杰克伸出另一只手捂住了脸,“果然,有点疼啊。”爪刃再次钉进一寸,看着奈布痛苦的表情,杰克却笑了起来,“那么,现在,您输了。”

…………………………
车在下章,有人看么?
我回来写文了W诈尸了解一下
第五同ID,是岚喑(yin)不是暗。。。
题目。。。?我随便起的

这里是那只班恩×约吗?第五人格语c
看这里看这里。是的这是个超不正经的群宣。
没有第五人格玩变成废鱼内心空虚于是搞了个语c。欢迎喜欢的小伙伴加入,还可以聚众宣传邪教产产粮什么的/搓手/bu。老司机来开车也不反对啊/你等等。gl,bg,bl我们都有,来快活啊。
建设初期没什么特别严肃的要求,所以大家都很皮(特别是群主和管理)(划掉)。群内白切黑医生泛滥成灾,里奥爸爸需要一个律师或者女婿来怼,班恩化身温柔邻家老哥,这究竟是人性——wait话题跑了。
群内开放原创和抢皮同皮可重三,有戏群开群戏,一起磨皮不要怂。不拒白,不过最好别白的像纸,玻璃心玛丽苏什么的请就此止步杰克先生凶起来很吓人的。
大概就这样了具体的群内自行感受。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欢迎加入第五人格语c·庄园
群号码:560455609

银帕跨年
家中小猫咪♂

好像就我这里蜜汁画风清奇×字数最少的介绍×

银帕驯兽完结(避雷)
微车
已经有了孩子
没问题走下链
吃的cp杂请善用屏蔽功能

@RB日肠 日日⊙▽⊙!

《听说最煞笔的事情就是双向暗恋》

瑞金
杠相对于时间线的交换
一颗糖

“格瑞!你好!我叫金!”
笑着灿烂的孩子冲着他伸出手来。
“我们肯定会成为最好的朋友!”
————
“走开!”金护着身后与自己差不多同龄的孩子,“不许你们欺负他!”
“你谁啊!”
“多管闲事!”
“打他!”
“你说打谁?”清冷的童音传来。
“格瑞!”金惊喜的看了过去。
格瑞手里攥着一根木条眸色阴沉。
“切!谁怕你啊!”
“我们人多!”

“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秋看着两个身上带伤的孩子。
“呜……呜呜”金伸出一只手抹着眼泪,另一只手抓着格瑞的衣角,“有人……欺负我朋友……呜……然后格瑞去帮我……”金哭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格瑞摸了摸金的头。
“没事的,一些小伤口”
“但……但是……呜……”
“说了没事了,别哭了,金”
最后两个人脸上胳膊上腿上都帖了些创可贴。
“那个……格瑞……还疼么?”金小心翼翼的碰着他脸上的创可贴。
“不疼,你不疼么?”
“我?”金又开始笑了,两颗小虎牙尖尖的,“我不疼的!格瑞!你看!”金从裤兜里掏出两根棒棒糖,宝贝似的捧到格瑞面前,“刚才那个朋友给我的!他说,我们超帅的!!!”
傻乎乎的但是又像太阳一样。
————

金经常会听见有人在讨论格瑞。
“格瑞学长好厉害啊”
“对,不但成绩好人也很帅气!”
“怎么会有那么完美的人啊”
下意识的微微低下了头。手一点点攥紧。
是啊,格瑞很厉害的,又那么完美,就像是白瓷一般,没有任何污点。

晚上金抱着被子团在床上,在住了不久新房间里,感觉很不不自在。似乎缺了一块什么。
几乎没有过脑子的,金突然抱着被子跳下了床,脚正好磕上了椅子,把金碰醒了。
金仔细想了很久,才故意迈着很响的步子走到了格瑞房间的门前。
大大咧咧的样子打开门,抱着被子一脸委屈,“格瑞,”出口却是有些哽咽的声音,金急忙压下眼里快要窜出来的水雾,“我还是想跟格瑞一起睡觉。”

————
格瑞端着热气腾腾的杯子进了房间,却看见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摊在桌子上,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很轻的走了过去。
格瑞放下杯子,杯子里热腾腾的牛奶升起雾气,把金的脸庞笼罩的朦朦胧胧的。
像是被阳光温柔的包起来的肥皂泡,梦幻,美丽,又脆弱。
不知道还能忍多久。
轻柔的触到了那片脸颊。格瑞几乎一瞬间反应了过来,很快的撤开,若无其事的装着学习的样子。
旁边金色的脑袋蠕动了两下,突然抬起头来。
“唉?!!我我我睡着了?!!对对对不起格瑞!”
“没事,牛奶给你热好了,我去看看秋姐来了没有。”格瑞起身把椅子推了回去。
听见“噔噔噔”的下楼声,金才放宽了心。
居然不小心睡着了……
话说……金摸着自己的脸颊,耳朵有些泛红。似乎梦见格瑞亲我了啊,感觉像是真的一样……真好……
————
“秋姐今天有事,所以估计今天只有我们两个人。”格瑞放下手中的塑料袋,在玄关处换鞋子。
“唉?!那……就是说”金突然从后面跳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格瑞的脖子,“今年是第一次单独和格瑞一起过年啊!”
“笨蛋!别闹!快去把衣服换了。”
“嗯嗯!”
门关住了。
金攥着胸口的衣服。
应该高兴的吧……为什么……
心在很快的跳,有东西压着它。

吃过饭,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看春节联欢晚会。
金一会笑的像个小傻子一样。
格瑞的视线似乎永远停不在电视上。
“啊……那个……格瑞”金试探着开口。
“恩?”对方偏过头看着他。
“是不是……今年说的话就只是今年算数啊”
“……恩”
“那……”

金突然抬起头来盯着格瑞,对方紫罗兰色的眼睛也凝视着他。
“10——”倒计时从电视中传来。
“格瑞。”
“我在。”
电视投射出的光影似乎在晃动,这一刻安静极了,只有电视上的倒计时能够让金意识到时间并没有停止。
“8——”
金张开了嘴,声音却堵在了喉咙口。
“……金?”格瑞眼中闪过疑惑。
“4——”
倒计时的声音让金从那双溺死人的眸子里摆脱了出来。
只有四秒了,你到底在怂什么啊!金恨不得打死自己。
“3——”
金的心里乱糟糟的,像是一群鹿不停的蹦蹦跳跳的踏过他内心的小世界。
快啊!别害怕!
“2——”
但是……格瑞那么优秀……自己怎么能……怎么配……
时间越紧,脑子越乱。
“1——”
一瞬间金的脑子断了片,想都没有想那四个字就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我喜欢你!!!”
“过年了——”

金打着哈哈试图蒙混过去。“今年都过去了所以当然今年的话不能算……呜!”
金突然睁大了眼睛。
那双眸子仿佛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近,几乎是自然而然的,金软在了格瑞的怀里。
气息相交
温暖的气息笼罩着自己
能听见对方的心跳
和自己一样
跳的那么厉害

“哈……哈……”金红着耳根喘着气。心跳的声音似乎被放大了很多倍,仿佛能听见耳膜在“咚咚”的响。
“金,”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凝视着自己,里面是藏了很多很多年的温柔,“这句话就是不算数也没有用了。”
水雾自眸子上溢出。
啊啊,是啊。
那个。
一直一直。
陪伴在我们身边的。
那么温柔的人。
就是我们彼此啊。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end
————————————————
时间线相对
——5岁
——7岁
——初三
——高中
emmm感觉没人看啊,果然文笔太辣鸡了⊙▽⊙。。。